欢迎您光临001卡盟,本站秉承服务宗旨 履行“站长”责任,销售只是起点 服务永无止境!

刘锋:人类种群知识库发展的四个阶段

刘锋:人类种群知识库发展的四个阶段

作者:刘峰,中国科学院虚拟经济与数据科学研究中心课题组成员、中国科学院数字大脑研究所所长、城市大脑副主任兼秘书长中国指挥与控制学会专业委员会

前言:在之前的探索性文章中,提出了人类群体知识库的演化与大模型的关系,并提出了演化的三个阶段。 本文进一步讨论了人类群体知识库的演化以及大模型的产生和发展。 提供了更深入的解释,同时将人类种群知识库的演化扩展为四个阶段,并预测了大模型的未来发展。

2022年11月以来,以蔚来为代表的大型模型成为世界数字科技领域的新热点。 不到一年的时间,全球大车型数量已超过100款。从全球已发布的大车型分布来看,中国和美国合计占全球总量的80%以上。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国内发布的大型车型有100余款。

近日,腾讯推出了混元大模型。 其主要特点包括全链路自研、参数规模超千亿、预训练语料超2万亿、强大的中文创造能力、复杂语境下的逻辑推理能力。 以及可靠的任务执行能力,这是继7月份Meta推出开源大模型Llama 2之后,世界一流科技公司推出的又一款具有万物互联产品属性的大模型产品。

由于万物互联平台可以实现人与人、人与物、物与物的关联和交互,这使得相关平台企业拥有更加丰富的智能技术应用场景。 面对大模型的汹涌浪潮,我们提出人类群体知识库将在推动大模型从外在化、索引化、智能化到万物互联的发展过程中发挥重要作用,并在此基础上分析根源和未来演化将从更深层次分析大型模型的路径。

刘锋:人类种群知识库发展的四个阶段

人口知识库发展的四个阶段

我们在《崛起的超级智能:互联网大脑如何影响科技的未来》一书中提出,生物竞争本质上是种群知识库的竞争。 在过去的几亿年里,恐龙的灭绝导致种群知识库消失为0。鲨鱼继续在海洋中游荡,种群知识库没有发生重大变化。 大熊猫已经灭绝,种群知识库持续萎缩。 这里的人口知识库是指一个人口在其生存和发展过程中认识和改造世界所产生的知识总量。

刘锋:人类种群知识库发展的四个阶段

人口知识库的外部化

两百万年来,人类的知识和智慧不断发展和积累。 特别是近几个世纪以来,随着蒸汽机、铁路、航空、核能等技术的出现,我们的人口知识库经历了前所未有的增长。 互联网的出现,特别是万维网的诞生,标志着人类第一次系统地外化了人群知识库,形成了庞大的基于网络的知识存储系统。 这进一步促进了人类群体知识库的快速积累和传播。 特别是进入21世纪,我们见证了大量新技术、新概念的出现,其中最显着的就是大数据的兴起。

索引人类知识库

随着互联网上知识和信息的爆炸式增长,如何有效地索引和管理以万维网信息为代表的人类知识库逐渐成为20世纪90年代的一个紧迫问题。 为此超级人类科技,搜索引擎在那一时期迎来了快速发展,其中谷歌、百度、微软、搜狗等都是杰出代表。 这些搜索引擎使用网络蜘蛛技术来收集互联网页面并建立一个巨大的知识库,其中包含每个网站的信息、关键字、标题、描述、URL等。 用户可以通过这些索引快速准确地检索到自己需要的信息。 因此,搜索引擎的兴起不仅是技术的进步,更是以互联网知识为代表的人类群体知识库更加有条理、更有逻辑地整合和索引的内在需求的体现。

人口知识库智能化

随着互联网上公共知识的全面索引,我们见证了谷歌、百度等搜索引擎公司力争以互联网为代表的人类知识库智能化的趋势。 特别是21世纪初,谷歌提出了知识图谱,建立了谷歌图书馆和谷歌学术。 这些努力表明了其对互联网知识库深度智能化的决心。 2015年,谷歌的AI击败了人类围棋冠军,不仅让人工智能重新受到关注,也进一步加速了人类知识库智能化的进程。 到2022年,它的成功推出将标志着人类群体知识库从索引到情报的重大进展。 然而,这一成功的背后有谷歌提出的模型的巨大贡献,以及微软通过其Bing搜索引擎提供的海量数据和资金支持。 与此同时,在中国,百度、奇虎360和前搜狗创始人王小川也推出了自己的大模型,并在多项评测中取得了骄人的成绩。 这些大型模型的兴起不仅体现了搜索引擎技术的进步,也预示着人类群体知识库已经逐渐成为我们面前的具体智能体。

人类知识库中一切事物的互连

大型模型刚刚出现,人类知识库仍处于智能的早期阶段。 持续提升智能化水平是当前大型车型的重要发展目标。 然而,从长远来看,这些大型模型将融入“万物”。 “互联网”平台。 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让大模型能够更好地与各种人、物、系统进行连接和协作,从而给人类带来更多的应用场景和便利。 如果不能做到这一点,就会出现“大模型孤岛效应”,大模型的使用场景会受到限制,影响后续发展。 目前,为万物互联提供支持的平台包括Meta和腾讯的微信、QQ等,它们已经连接了大量的用户,连接的智能系统和设备的数量也在快速增长。 如果能够在这些万物互联平台中加入大型模型,将会产生各种丰富的应用场景。 例如,大型模型可以参与团队的集体决策,通过万物互联平台协助人类管理和控制各种智能设备,并作为智能角色参与其中。 在人、物、系统等的协同工作过程中,除了腾讯和Meta的大型模型外,为了避免孤岛效应,我们判断全球数百个大型模型将逐渐加入各种互联网未来一切平台都为人类提供服务。

从人类群体知识库的演化趋势来看,在应用场景丰富的万物互联平台上加入大型模型是未来竞争的焦点之一。 在这个过程中,正如人类不需要太多的搜索引擎一样,作为搜索引擎的升级版,人类也不需要太多的大型模型来提供同质的智力服务。 因此,它们将不断相互竞争,完成大模型的整合和吞并,最终形成一种或几种通用大模型,通过万物互联平台为人类提供统一服务。 更多的大型机型要么在竞争中消失,要么转化为更专业、更垂直的大型机型应用于工业领域。 当然,在这个过程中,如果大车型之间的竞争发生在万物互联、万物互联的平台上,那些拥有主场优势的平台企业将拥有更强的竞争优势。

food 是一列 // 需要

1.第一篇文章翻译自Is that a in your or are you just happy to see me?: 的课

2.第二篇文章,摘自《隐形委员会致我们》

刘锋:人类种群知识库发展的四个阶段

// 这是你的课还是你只是很高兴见到我?: 的课

英国《金融时报》报道称,著名科技极客、谷歌联合创始人拉里·佩奇 (Larry Page) 与 X-Prize 负责人彼得·迪亚曼迪斯 (Peter ) 联手组建了他们所谓的“奇点大学”(“ ”) 机构。 奇点大学将由长期技术作家和奇点概念发明者 Ray 领导,旨在为社会做好准备,他们声称这一天并不遥远,技术和科学变革将达到机器学习的速度。 它本身接管了自己的发展,迎来了一个听起来非常宗教化的时代,据称是仁慈的社会变革,其中贫困、战争和其他问题最终将通过技术得到解决,而不是加剧(他们目前的悲惨状态)。

我常常对技术官僚观点的宗教性感到好笑,并不是因为它的倡导者经常假装自己是纯粹逻辑思维的使者。 然而,尽管人类社会系统影响技术“进步”的发展、分配和应用这一显而易见的事实,大多数超人类主义者发展他们的技术变革理论,就好像它们是阶级、帝国和政府(和其他事物)一样简单。不存在。 仿佛当这个“新”时代到来时,它不会像现在这样偏向那些发展它的人的阶级利益。 我们应该相信,等级社会的产物将以某种方式,并且看似神奇地,产生一个技术乌托邦,将全人类从暴政和稀缺中解放出来——尽管是由那些从暴政和稀缺体系中受益的人们所开发的。

因此,他们对技术变革的仁慈(很难找到另一个词来形容)的信念是一个有趣的立场,因为很明显,我们生活在一个悬在我们头上的所有全球末日都不会被消除的时代通过技术。 相反,征服实际上是技术的直接结果。 核战争、工业战争、饥荒、生态崩溃以及许多其他事情的发生正是因为国家、资本主义和技术之间的相互作用,而不是不管它们。 持续的技术进步并没有解决我们的社会问题。 事实上,世界上大多数问题都等待着相对简单的解决方案,这些解决方案根本不是技术性的,并且遭到技术变革的推动者,即企业和政府的反对。 例如,剥夺精英的财富和权力并不需要新技术。

事实上,现在世界上的贫富差距比一百年前更大。 美国也是如此。 天哪,现在美国的差距比 35 年前计算机时代的初期还要大。 为了支持超人类主义的立场,人们必须忽视我们每天周围的证据。

转基因技术(GMO)并不能养活世界。 人们挨饿(或者在印度用杀虫剂自杀),因为转基因生物迫使他们离开土地和生计。 人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疏远,尽管他们不断地以创纪录的速度发声。 过去六年来,一场高科技战争仅在伊拉克就造成了一百万人死亡,伊拉克人要求的不是一个高科技社会,而是一个没有帝国统治的社会。 他们的问题将通过美国撤军来解决,而不是通过智能炸弹和视网膜扫描来解决。 在东南亚,战胜疟疾最简单的方法是使用蚊帐,但抗疟药物反而产生了超级菌株。 互联网的出现使得以前所未有的规模追踪人类成为可能,这对世界各地的暴政政权来说都是一个真正的福音。 廉价相机和无线互联网的发展使我们的社会受到当局的持续监视。 然而,当一名手无寸铁的黑人在众目睽睽之下被警察处决时,摄像机却未能记录下来。 还有很多例子。

事实是,技术的失败数不胜数,随处可见,但技术的推动者、技术原教旨主义者却不断指向未来,说有一天它最终会实现,尽管他们没有指出任何机制可以保证这一点。这样的结果。 。 但技术的分配反映了阶级界限,就像金钱的分配一样。 如果阶级之间的社会关系没有改变,为什么权力(技术)的应用会改变? 迪亚曼迪斯可能希望我们都忘记在他的 X 奖竞赛中注意到宇宙飞船和核导弹之间的关系。 但事实是,如果阶级制度仍然存在,结果就会有利于那个阶级。 他的项目并不存在于真空中,但整个技术也不存在于真空中。 如果他研究火箭系统,他将从核战争中受益并为核战争做出贡献。 毫不奇怪,这两个数字都位于金融金字塔的顶端。

那么,佩奇和迪亚曼迪斯是否想象了一个不远的世界,在这个世界中,技术的力量将从根本上动摇资本主义制度,颠覆阶级关系,解放全人类? 事实上,更好的财富再分配并不需要任何技术进步,但如果迪亚曼迪斯希望的是一个没有大量财富积累的时代,那么在他的南加州大学商业硕士项目主办的技术商业化中心的演讲中这一点并不明显。题为“太空亿万富翁:教育下一代企业家”的论坛。

不需要太多想象力就能理解佩奇的项目——人工智能对人类自由的影响。 佩奇将人工智能描述为“终极搜索引擎——它将理解网络上的一切。它将准确理解你想要的东西。” 当他微笑着说这句话时,也许他正在想象自己的后奇点,上帝在他希望创造的第二次生命中的存在,但他显然忘记了这样一个系统对于我们这些生活在一个强权统治的世界中的人的重要性对于现实世界中的人们来说,被国家和贪婪的资本家统治意味着什么,这些资本家通过无所不知的计算机变得更加强大(假设计算机一开始不会杀死我们所有人)。

值得一问的是,在一个全知人工智能主导的世界里,社会变革是否可能实现,或者全知精英是否能够追踪一切,阻止任何反对超级人类科技,从而将系统中的所有权力转移到自己身上? 这样的话,奇点精英中的所有人不就都变成彻底的奴隶了吗? 如果没有反作用力迫使他们放弃哪怕是一点点的权力,精英们有什么理由必须在他们的技术“乌托邦”下为我们其他人提供任何权利呢?

佩奇在接受《财富》杂志采访时感叹道:

如果你问经济学家什么推动了经济增长,答案是农业机械化、大规模制造业等重要领域的重大进步。 问题是,我们的社会并不是围绕做这些事情而组织起来的。 不就可以有那种。

毫不奇怪,他对他所描述的事件持有片面的看法,尽管他表达了每个资本家的梦想:根据自己的需要重新安排社会。 首先,他用被动语态来描述资本家对工人生活的暴力侵害。 其次,如果你像佩奇一样不承认资本之手参与技术应用,那么资本家通过大规模制造业的兴起对新兴工人阶级的瓦解就只能被忽视。 尽管谷歌本身在很多方面都在创造并屈服于资本的意志,无论是在广告方面还是对其众多财产之一的审查和监管方面。 互联网上的内容必须像其他资源一样反映资本的约束。

举个佩奇的例子,大规模制造改变了我们工人以外的所有人的生活,包括那些有时被排除在工资工作体系之外的人,比如妇女和儿童,他们发现自己的生活也围绕着资本主义进行了重组。消费主义以及后来的制造业和商品资本主义的伦理。 与奇点一样,消费主义和大规模生产为世界工人带来了巨大利益。 于是,郊区不断发展,汽车也纷纷下线。 家庭支离破碎,生活变得空虚。 但这种新的组织形式正好满足了资本的需求。

佩奇似乎也不记得人们常常以暴力的方式抵制这些对他们生活的侵犯。 他没有意识到资本家利用技术作为维持权力的手段,通过重组工人阶级来更好地满足资本的需求,而这些行为对大多数受其影响的人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但往往不会受到影响。积极的。 这些效应,就像奇点一样,没有让广大民众民主参与的内置机制。 没有这些机制,民主趋势如何体现? 既然“资本”就是独裁,那么超人类主义者所设想的高科技社会岂不是更像是暴政而不是自由?

现代技术发展中存在的民主机制主要是一美元一票的领域。 这个竞争环境显然让佩奇和迪亚曼迪斯这样的人的观点比普通人的观点更有优势,这或许可以解释为什么他们对这个标准感到满意。 此外,在技术发展方面,那些无法获得大量资本的人发现自己完全被排除在游戏之外。

无论未来可能存在什么其他民主机制——假设任何民主机制出现——都必须由社会其他部分强加,就像工人们通过自我组织和抵抗将某种民主结构强加于工业资本主义一样。 而且,考虑到这两个资本家的阶级地位,我们可以放心地打赌,如果提出这样的手段,他们会反对。

事实上,没有理由相信佩奇和迪亚曼迪斯真正相信通过技术解放大众。 考虑一下迪亚曼迪斯在一次谈话中发表的评论,他称之为向更多人开放空间目标的历史例子,但后来在压力下收回了。 他选择了一个不幸的例子:纳粹时代的德国 V2 计划。

:如果你回顾一下冯·布劳恩在纳粹德国所做的事情,你会发现在真正的独裁统治下你能做的事情是令人难以置信的。 看看数字就知道了。 6,000枚V-2导弹。 纳粹德国生产了 6,000 枚导弹。 这些车辆每次发射的经常性成本为 13,000 美元。 您可以通过批量生产来降低成本。 让我们再谈谈驱动因素……

[包括我在内的许多观众评论说“奴隶劳动”]

迪亚曼迪斯:是的,有奴隶劳动,抱歉。

[紧张的笑声]

迪亚曼迪斯:但你知道,对你来说,我们其他人会很乐意成为这项任务的奴隶劳工。 你能把这句话从磁带上删掉吗?

[紧张的笑声]

迪亚曼迪斯:但事实是,如果有真正的市场,大规模生产火箭是可能的。 而战争并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不过,继续前进……

是的,他就是这么说的。 奴隶劳动。 这无疑是一个很有启发性的例子。 这不仅适用于纳粹德国。 尽管迪亚曼迪斯在节选的最后紧张地声称战争不是一个好的市场,但他知道自己在撒谎。 毕竟,如果奴隶制有利于纳粹导弹计划的发展,那么纳粹国家也肯定有利于其发展。 高科技依靠保姆国家来确保其商品和服务的市场。 国家总是在寻找一种方法来扩大其权力并保护其阶级选民,并且很容易提供这种方法。 毕竟,第二次世界大战一结束,美国就努力为自己的冷战核导弹计划(有时在流行话语中称为太空计划或能源部)招募尽可能多的纳粹科学家。 你看,暴政和大规模谋杀(种族和全球)从未远离此类计划。 关于这一点,我建议阅读柯克帕特里克-萨利的优秀著作《他的火焰:与梦想》,该书描述了轮船与针对北美原住民的种族灭绝战争之间的联系。

但这些评论也揭示了戴曼迪斯和佩奇等超人类主义者思想中的巨大混乱。 他们确实将自己在财富和权力方面的巨大特权地位误认为是其他人的阶级地位。 请注意他关于成为太空任务的快乐奴隶的说法。 你相信吗? 他认为这也适用于我们其他人吗? 这些人会给我们带来技术解放吗?

想想“超人类主义者”这个词吧。 很难想象有哪个词更适合一群对自己的皮肤感到不舒服的富有的书呆子,不是吗? 像任何优秀的原教旨主义者一样,他们准备让这种道德线圈溜走,以便在伟大的超越中获得他们的承诺。 这些新的宇宙大师仍然试图摆脱高中书呆子的形象,他们错误地将资本主义的回报视为我们集体解放的一瞥,而不是它的真正含义——我们当前苦难的缩影。 他们希望将自己的不适和将自己从悲惨的人类生存中解放出来的愿望强加给我们。 但在这个世界和奇点中,他们的解放是以我们为代价的。

翻译:DEEPL

校对:jt

// 技术对抗技术

在这里,我们遇到了著名的“提出技术问题”,这是当今革命运动的盲点。 一个名字不需要被记住的人写到了法国的悲剧:“一个由恐惧技术的技术精英统治的国家”,即使不是整个国家,至少对于某些激进圈子来说也是如此。 正确的。 大多数马克思主义者和后马克思主义者将技术解放人类的思想添加到霸权倾向中,这是代代相传的; 尽管大多数无政府主义者或后无政府主义者安逸地满足于一个利基市场或受压迫的少数群体,但人们普遍对“技术”持敌对态度。 我们可能会有些夸张地描述这一趋势:与拥抱机械化有机体和互联大众的电子革命的黑人主义者相反,一些反工业主义者看待发展和“技术文明的灾难”,批评已经成为一种有利可图的文学类别,一个利基市场意识形态足以保暖,但无法想象任何革命的可能性。 技术爱好者和技术恐惧者已经成为邪恶的一对,基于一个不真实的说法:有一种东西叫做技术。 他们认为他们可以区分什么是技术和什么不是技术。 事实上,情况并非如此。 只要看看那些出生时什么都不懂的婴儿,直到他们学会走路和说话,我们就可以意识到,他们与世界的关系并不是与生俱来的,而是一个不断进化的过程。 人与世界的关系不是自然的东西,而一定是人为的,这就是希腊人所说的技术(technē)。 每个人类世界都是技术的集合,包括烹饪、建筑、音乐、灵性、信息、农业、色情、战争技术等等。 这也解释了为什么人类没有遗传本质:只有不同的技术,每种技术构成了一个世界,物化了与世界的某种关系,以及某种生命形式。 我们不会“建造”生命形式,我们只是将技术与我们结合起来,例如运动或学习。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很少认为我们的世界是“技术性的”:因为组成这个世界的人工制品已经成为我们的一部分,只有那些我们不认识的东西才会让我们觉得是奇怪的人工制品。 因此,我们所经历的世界的技术本质仅在两种情况下才明显:发明和“破坏”。 只有当我们有了新的发现,或者一个熟悉的部分突然缺失、损坏或不起作用时,生活在自然世界中的幻想才会在相反的证据面前崩溃。

我们不能仅仅将技术视为人类可以使用而不受其影响的工具。 每个工具都构成并体现了与世界的特定关系,由此创建的世界彼此之间的相似性并不比居住在其中的人类更相似。 而且,这些世界不仅彼此不同,而且彼此之间也没有等级之分。 没有一种工具比另一种工具“先进”。 因为他们都是不同的; 他们有不同的成长过程和不同的历史。 对世界进行分类需要引入一个标准,一个允许对不同技术进行分类的非显而易见的标准。 对于发展或进步,一切标准都只是技术可量化的生产力,与每项技术的伦理及其所产生的感性世界无关。 这就解释了为什么只有资本主义在进步,也解释了为什么资本主义在不断地毁灭世界。 也不像马克思所想的那样,因为技术产生了世界和生命形式,所以人类的本质就是生产。 技术爱好者和技术恐惧者看不到的是每项技术的道德本质。

我们必须补充一句:这个时代的噩梦不是“科技时代”而是“科技时代”。 技术不是技术的完美,而是人类对不同技术的占有。 技术是最有效技术的系统化,从而拉平世界以及每个人与世界的关系。 技术是不断自我实现的技术话语。 同样,庆祝的意识形态是真正庆祝的死亡,相遇的意识形态是相遇的不可能性,而技术是所有技术的中和。 从这个意义上说,资本主义本质上是技术性的; 它将最高效的技术有效地组织到一个系统中。 它的主要参与者不是经济学家,而是工程师。 工程师是专业人士,是技术的主要占有者,独立于任何技术,同时在他自己的世界中到处传播贫困。 工程师是一个悲伤而奴性的角色。 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在工程师文化中结合在一起。 工程师设计了许多新古典经济模型和当今使用的股票交易软件。 别忘了勃列日涅夫的光辉名字是因为他是乌克兰冶金工业的工程师。

黑客的形象在任何方面都与工程师相对立,尽管同时艺术、警察和商业等各个行业也试图消除它。 工程师寻求让所有技术更顺利地工作并为系统服务,黑客通过询问“它是如何工作的?”来发现缺陷。 同时还发明了其他用途和实验。 实验意味着了解每种技术的伦理含义。 黑客从技术系统中夺取技术以释放它们。 如果说我们是技术的奴隶,那正是因为我们特意将日常生活中的这些人工制品称为“技术”,却从未认为它们只是黑匣子,而我们只是无知的使用者。 用计算机攻击CIA就足以说明控制论不是计算机科学,就像天文学不是望远镜的科学一样。 了解我们周围的一切是如何运作的,可以立即赋予我们力量,让我们认识到它们不再只是环境,而是一个拥有我们可以改造的某些设备的世界。 这就是黑客的世界观。

近年来,黑客圈子走了一条政治化的道路,敌我双方开始泾渭分明。 然而,其革命性的发展还存在重大障碍。 1986年,卡什博士写道:“无论你是否意识到,如果你是一名黑客,你就是一名革命者。不要惊慌,你是站在正确的一边。” 我们不确定这种黑白区分是否仍然正确。 黑客界存在一种根本性的幻想,将“信息自由”、“互联网自由”或“个人自由”与想要控制它们的势力对立起来。 这是一个严重的误解。 自由与监视、自由与圆形监狱,都来自同一个治理范式。 从历史上看,控制的无限延伸是通过个人自由实现的权力形式的结果。 自由治理并不直接强加于臣民,也不是像孩子对父母那样等待臣民的服从。 这就是背后的力量。 它不是直接应用于身体,而是倾向于设置空间并主导兴趣。 这是一支在最低水平上发出警报、监控和采取行动的力量。 只有当框架受到威胁或主体失控时才会被激活。 它只统治自由主体,并且以群众的形式进行统治。 个人自由并不是我们可以用来敲诈政府的东西,因为它只是政府以最微妙的方式运作的机制,以便将所有自由聚集在一起,以达到预期的大众效果。 秩序源于无序(Ordo ab chao)。 政府就是这样的命令,人们服从它,“就像人们因为饿了才需要吃饭,或者因为冷了所以需要穿衣服一样”。 即使我在追求幸福、践行“言论自由”的同时,也产生了这种奴役。 。

新自由主义创始人之一表示:“市场的自由需要积极且特别警觉的政治。” 对于个人来说,没有监视就没有自由。 这是天真的自由主义者永远无法理解的; 由于这种无知,许多黑客被自由主义的愚蠢所诱惑。 对于一个真正自由的存在,我们不会说它是自由的。 它之所以存在,只是因为它存在,遵循自然规律。 但我们会说,在完全受控的、有围栏的、文明的环境中饲养的动物是自由的(在人类监管的公园里,比如野生动物园,它们可以自由活动)。 英语(朋友)和free(自由),德语和frei,都来自同一个印欧语系词根,意思是不断增长的共同力量。 自由和联系是同一回事。 我是自由的,因为我是相互联系的,因为我存在于一个比我自己更大的现实中。 在古罗马,公民的孩子是:通过他们,罗马得以成长。 换句话说,“我做我想做的”个人自由是一种讽刺,也是一种欺骗。 如果想要真正对抗政府,黑客就必须放弃这种盲目崇拜。 促进个人自由是为了防止人们建立更强大的团体并制定超越一系列攻击的真正策略; 也是为了防止它们与其他一切联系起来,成为一种历史力量。 一名成员提醒其他成员,“有一点是肯定的,你所居住的地区是由你想认识的人保卫的。他们都在改变世界,不会等你。”

正如每次混沌俱乐部年会上所发生的那样,黑客运动面临的另一个挑战是在内部划清谁支持政府以实现更好的治理,谁希望废黜政府。 权力。 是时候选择站在哪一边了。 这是阿桑奇()回避的基本问题。 他说:“我们这些做高科技的人,是一个阶级,现在是时候承认这一点了。” 法国最近无缘无故开设了一所大学,培养“有道德的人”。 “黑客”,由内部安全总局(DCRI)监管,旨在教育一些人站出来对抗真正的黑客——那些不拒绝黑客道德的人。


001卡盟 » 刘锋:人类种群知识库发展的四个阶段
  • 1868会员总数(位)
  • 9916资源总数(个)
  • 0本周发布(个)
  • 0 今日发布(个)
  • 802稳定运行(天)

提供最优质的游戏辅助

立即登录查看 点击了解详情